防水工程經驗談

人類防水的歷史已很久遠,可以說自從有了建築,就有防水。防水的功能,就是使建築物在設計耐久年限內,防止天然水(雨水、地下水)及生活用水的滲漏侵蝕,確保結構及室內設施不受損害,為人們提供舒適、安全的生活及生產環境。從建築設計史可清晰看出建築的產生、發展及各部位的演變,遮風避雨乃建築房屋的基本要件,而莫不以防水為主要考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於今防水工程乃建築總體工程中的一項分包作業,其屬系統工程,涉及材料、設計、施工、管理維護等各個層面。處理防水工程,必須綜合上述因素,進行全方位的評價選擇、完善設計、精心組織施工,才能確保工程品質和技術水平,從而滿足建築的防水耐用年限使用功能,並獲得良好的技術經濟效益。防水工程的品質不但關係消費者的安居樂業,更與建築結構安全、環境保護,以及建築節能環環相扣,故建築滲漏已成為除建築結構之外影響工程品質的最大問題,而有建築“癌症”之稱。

防水工程在整體建築物所佔工程費用比率雖然微不足道,但影響整個建築的成敗,因此業主、設計者或承建商,都必須未雨綢繆,慎選有經驗、具防水專業能力的責任廠商參與規劃設計及後續施工。是以防水重責需要建築業界的攜手努力,以及全社會的關注。

近年來,隨著台灣經濟繁榮與地價高漲,高層建築、超高層建築越建越高,地下工程越挖越深,整體設計也越趨複雜。建築物本是多元組合體,加上造型藝術化,各種施工縫、伸縮縫、造型接縫、異材質的搭接、設備安置,以及各種平立面開口,其中只要有些微環結或介面疏忽,建築物就有漏水的可能。

目前防水施工仍以人工作業為主,人員常在陰暗的地下室、酷熱的屋頂或危險的外牆鷹架上工作,因此曾被美國防水雜誌評列世界最辛苦的職業之ㄧ。防水工法的繁簡難易程度、操作人員的技術水準、心理因素、管理水平等還存在許多問題,稍有疏忽便可能出現滲漏現象。

再者,防水系統強調的是整體而不是局部;是結構安危與本體防水要必相互融合、剛柔並濟而後可。倘若建築物興建中即存在結構鬆散的先天缺陷,又未做好主體防水,卻寄望藉由後續防水工程來負擔所有的防水重責大任,毋寧是緣木求魚。

綜上所述,防水工程是一門複雜而辛苦的工作,亦為最難管理的事業項目。筆者深深體會到「入門容易、深造難」。要使每一防水工程做到滴水不漏實非易事,必須面面顧到,但當發生漏水時,如何勘察、找出原因及漏水源頭、釐清責任歸屬、並做有效改善才是重要。而要在防水領域中有所創新、並取得真正實效,更需要不斷的追蹤、反覆修練、持之以恆。唯有實踐越多、研究越深入,才能在錯綜複雜的工程環境中,掌握更多的真相。

「我思故我在,我手寫我心。」筆者大半生歲月付諸於防水志業,從台灣百業荒蕪的60年代,一路見證近代防水技術、材料、工法的迅速發展以致今日欣欣向榮的蓬勃生機,與筆者創業經營的心路歷程異曲同工,因此對防水總有著揮之不去的深厚情感,生活中舉凡防水相關訊息皆引起我的興趣、牽動我的心弦與更深的探究渴望。